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面对“自杀王子”,她该怎样拯救他...... - 人物

时间:2019-03-24 19:17   tags: 产品展示  

新湖南新闻客户端  >  商业  >  湘女  >  人物专访
面对“自杀王子”,她该怎样拯救他......

      [来源:故事湖南]      2019-03-13 15:34:58

导读世界若没有女人,至少要失去:十分之五的“真”、十分之六的“善”、十分之七的“美”。母亲、妻子、女儿、女友......无论哪一种身份和姿态,都是世界最美的色彩。女神节之后,让我们一起来看——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女警们的刚与柔

//策划/方兴 文图/官铭 宛俊余(新湖南客户端记者) 编辑/官铭 宛俊余//

说起“女警官”,你的印象是什么?飒爽英姿?严肃而冷酷?

不,这次我们见到的女警官,刚性中带着柔美,有的改造对象还叫她们“妈妈”

拯救“自杀王子”的警官“妈妈”

吴芳肩扛一级警督警衔,三颗银光闪闪的星星,见证了她的从警履历。

“95年的时候,我才23岁,最美好的年龄,来了这,从警20多年,我很热爱这里。”她的语言抑扬顿挫。

30多个春秋,她感化了一批又一批犯人,帮他们重返社会。

不计其数的面孔吴芳大多已经淡忘,但唯独“阿龙”,吴芳一直没忘记。

十年前,“阿龙”因抢劫罪被送进未管所。

“这个孩子从小被父母遗弃,他没有名字,也不知道家在哪,就连年龄多大自己也不知道。”吴芳说,是司法鉴定部门通过测定骨龄,才推算出他的大概年龄——龙年生人,从此他被大伙称呼为“阿龙”。

“阿龙”的改造生活起初并不顺利,由于从小缺少教育和关爱,养成偏激性格。面对监管场所严格的管理,他很不适应,多次采取自杀等极端方式来抗拒改造,被同犯称为“自杀王子”。

在吴芳看来,这样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再不回头,兴许这辈子就毁了。

此后,吴芳成了“阿龙”的“妈妈”,开展一对一帮扶,经常陪他谈心说话,把美好重新“刻”进“阿龙”脑海。

“阿龙”变了,变得爱笑了,对未来有了憧憬。

刑满释放后,吴芳怕孩子没处去,便带着他四处求职,一些企业不敢接收,吴芳就软磨硬泡。

终于在一家汽车修理厂,“阿龙”有了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。

“我相信人与人之间都是讲感情的,尤其一些残缺家庭的未成年人,给予他们关爱和关心,他们就会把你当作很亲近的人。”吴芳说。

央视得知了吴芳跟“阿龙”的故事,专程来报道。节目播出后,全国各地的寻亲父母纷纷来找吴芳。从那以后,帮“阿龙”找到亲生父母,成为了吴芳的期盼。

一次又一次的比对,却一直没得到期待的结果。也许,在“阿龙”看来,找到亲生父母已不再那么重要。吴芳,就是他的“妈妈”。

她们还兼医生、心理辅导员、司机、保姆

一个管教对象外诊,需要配备多名警察监管陪同。因为管教对象夜间突发疾病,半夜紧急送医是常有的事。这是女警官阳雄周对这份工作的深切体验。

以前未管所的女警日常工作偏向内勤,写材料、做好服务工作,不会涉及到管理犯人。2016年随着单位调整转型,女警数量随之增加。

“我们从内勤女警变一线管教民警,从安逸到辛劳,现在的工作对我们女警而言,更多意味着的是多重角色的随时转换。”阳雄周说。

在未成年犯管教所,一个女警官要懂点医学,还要懂心理学,要会开车,能看管好一个人,同时也要能教育改造好人。这是监狱人民警察职业所需的“基本配置”。

“这么多年,几乎没有完整的休息过周末和春节。”从警18年的女警官罗赛华一边摸着肚子里的宝宝,一边笑着说,“怀孕后,领导照顾我,今年才有了一次机会跟家人过了个完整春节。”

无悔从警路,罗赛华说,痛但快乐着,这份快乐来自于接到改造对象出去后寄来的锦旗,来自于他们解除管教后的自强自立,来自于跟同事一起吃苦一起劳累,“一想到这些,我觉得付出很值得。”

了解多一点】

有人说她们穿上警服飒爽英姿,换掉警服婀娜多姿,一边是站岗执勤,一边顾家带娃,背后的艰辛与付出鲜少被外人知。

女警们的故事还在继续,愿她们有高跟鞋也有警靴,有颜值也有“严”值。

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湖湘情怀,党媒立场,登陆华声在线官网www.voc.com.cn或“新湖南”客户端,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。转载授权:0731-84329818苏女士。转载须注明来源、原标题、著作者名,不得变更核心内容。

[责编:刘瀚潞]